享受孤独


by subaru_ra

同学会

第一次参加初中同学会,感觉特别特别亲切。不知道是不是幻觉,班里同学都还算比较喜欢我。想想也应该,呵呵。当年的我,学习好,少考一科综合分还能挤进前几名,成为"咱班的骄傲"。(不是我说的。)还有,篮球打得好,不势利,不嫌贫爱富,低调。。。没有让人讨厌的理由。奇怪的是,当年我也没什么比人出众的感觉,今天学习好这狗屁东西一文不值的时候,听到这样的话居然尾巴按都按不住。
爱情在那个年代,象刚播下不久的种子,有一些萌芽了,有一些还蛰伏在地底。萌芽的也娇嫩,经不起外面的一丝风雨,羞羞答答的藏头露尾。
现在大家都算长成枝繁叶茂的参天大树了。


to be continued
[PR]
# by SUBARU_RA | 2008-03-01 04:55

红包

孩童时代喜欢过年,理由很多,有新衣服穿,有伙伴玩,有好吃的等等。其中最重要的是红包可以拿。那时候由于大家都穷,尤其是农村的,其实在我4年级之前基本上是分不到多少钱,偶尔也能分到一些,往往就是红纸折起来的方块,里面放1毛2毛的。还有就是象征性的从父母那里拿到5毛1块的开学时还得完璧归赵。钱不多,但还是很开心,即使我现在股票挣了几万块也不会那么开心。(实际情况是我在股海耕耘了一年,还在亏本。)
到了我家搬到镇上时情况好转了很多。家里条件也算可以,过年分到的红包也多了一点,这时候可以被允许买一点自己喜欢的东西,比如鞭炮什么的。不过我往往都自己去捡,舍不得买。(现在的小孩都有钱,很大方,根本就再没人捡鞭炮了。)我曾经买过一把玩具手枪,子弹(有火药的那种)也要花钱买的,象朱德用过的那种款式,当时喜欢得不得了。奇怪的是我现在居然忘了后来那手枪哪里去了。
至于说小孩之间比谁收到的红包多,我倒是没遇到很多这样的伙伴。
曾经很羡慕能参加舞龙舞狮的同学,挨家收红包。但话说回来,真有那样的机会,我还未必敢去。那时的我,非常的腼腆。跟女同学不小心对一下眼都会面红耳赤心跳失常。
自从上班后,自己收过的红包不到10个,发过的不下100个了。今年也付出不少。同学,朋友中大半是有孩子了,见到了少不了要给。弄得我直想租个小孩过年,以挽回我的损失。然后是亲戚,占了其中的大头。我对lp家族的庞大很是惊诧,很不幸又被传我很本事,很大方啥的,搞得我压力很大,生怕红包给小了影响我的声誉。
结果是带回去的都花得差不多了。
要说感想,就是快感和痛感并存。并不时告慰自己,这是回报,那是投资,那又是宣传etc,必不可少,跟在银行买基金差不多。
小时候从父母,亲戚,父母的朋友那拿了红包,很高兴;现在给父母,亲戚,父母的朋友(他们的孙子辈居多)们发红包,也让他们高兴高兴。这个世界开来还是平衡。
明年我还是想回去,我还想给人发红包,让该高兴的人高兴高兴。
我有限的红包,能给人带来无价的高兴,真值!
[PR]
# by SUBARU_RA | 2008-02-28 00:50
*醉酒
还没回到家,在县城就被一帮同学截下来了,2斤多还是3斤多的XO不一会参与这七八个人的体内新陈代谢了。刚开始还勉强撑住了,可是这帮局长所长们还不尽兴,又从车尾箱中拿出一瓶轩尼诗,非常公正的注入7个杯子里,在一片吆喝声中,我也头一仰,暂时收藏下这红红的液体。(也许藏不住,谁管后边的事呢,呵呵。)不一会我的世界里就剩下声音没有图像了。被搀扶着进了洗手间,水库拉闸泄洪良久,又被装上车,车上间中听到朋友的醉语,还纳闷一向酒豪的他也如此不堪。不多久就到家了,花了好大力气睁开眼认出了老爸老妈,来不及喊一声就被驾到2楼自己床上,脑袋愈发眩晕,肚子一鼓一鼓想吐,能吐出来倒好了,要命的是肚子好像舍不得吐似的,吝啬的只放行气体不放行液体。接下来喘大气,呻大吟,把一家人吓得团团转。更要命的是大脑随着心跳的速率提升也开始兴奋起来。脑海中2个电话号码却异常清晰,2个问号不断的考验自己已然脆弱,几无抵抗的神经,“打这个号码还是不打?”、“打不打?”“打不打?”…LP就在身边,“尽职尽责”得无可挑剔,忽然为自己的这个想法而感到恐惧,就在自己失去控制的一刹那,我想到了救兵,我的一个死党,赶紧叫LP打电话给他,结果把刚开始宵夜的他无条件的弄到床前,说一些事后感到无比肉麻的酒话,还肆意玩弄他的板寸,颇有一番成就感,却不料被他拍下失态的片断,弄得受人以柄,还被威胁发给其他人。(事后确认确实挺让人难为情的,晕!)咱又不是明星,估计放到网上也没人问津,不会重蹈陈冠希覆辙,谁怕谁呀。
 折腾到2点钟,终于按民间偏方服下***之后回归老实,安然入睡,忘了朋友,忘了酒,可那号码,那号码的意义却伴我入眠,入梦。
酒,这东西太危险,跟钱一样。这两者一结合,后果尤堪。
朋友,这东西可爱兼可靠,只是太稀有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TO BE CONTINUED
[PR]
# by SUBARU_RA | 2008-02-19 01:38

问题叠问题

高连长说过,过日子就是问题叠问题。我们能做的,就是迎接这些问题。
我的工作何尝不是这样,课题叠课题。我能做的,只能是直面这些难题。
难,往往都是自己吓自己,心理感受而已。
战胜自己,才能战胜非己。
08年,我来了。
---于八王子takakura
by subaru
[PR]
# by subaru_ra | 2008-01-12 02:11

失眠了,记下来

11点半就困了,躺下来怎么也睡不着。
好久没来日本了,又冷又干的,难受死了。又安排住高仓,给人一种回到过去的幻觉。
其实我有点像许三多,每换一个新环境就要死一回。最难受的是3年前,在小宫住,有
一阵简直每天失眠,各方面压力都挺大的。直到遇到一个人,给了我力量,让我挺下来
了。我从来没说出来过,也许那个人一辈子都不会知道她对我的意义。
最近部门愈来愈大了,深感责任重大,听闻那些出去后飞黄腾达的朋友的光荣事迹,心
底难免产生了一些动摇。一面是想让他们在我这安定下来,长线发展,一面又为长线的
不确定性担忧。尤其是其中优秀的人,说实在的,就现在的待遇,我都替他们不平,但目
前也还没有解决的体制。有时候我会问我自己,我是不是在浪费他(她)们的青春,我是否
有权力这样做。毕竟青春是最宝贵的,千金难换。失去的人最了解这一点。
这次出差得好好跟各路神仙沟通,创造一个好环境,让我的团队的潜力得到最充分的开发,使我的团队能得到一个最大的输出。今天我尽力了,也许明天的后悔,内疚会省一点。
有时间再想想自己的事,好久没跟好朋友谈心了,一直在闭门造车,觉得自己深层的东西
好久没有更新了,朋友的情况也好不了解,深感自己做朋友做的很不称职,只有用到他们
的时候才冒泡,得改改了。
该再试试了,睡眠。
[PR]
# by subaru_ra | 2008-01-07 01:45